听见内在自我的声音

听见内在自我的声音

大众开始採纳「以我为先」的心态,改变了大家对人性与人类生命样貌的基本假设。若你的年纪不大于六十岁,你很可能一辈子活在哲学家泰勒(Charles Taylor)所谓的「忠于自我的文化」中。这个思维是建立在一个浪漫概念上:每个自我的核心,都有一个黄金形象。每个人天生具有良善的真实自我,值得你信任、谘询与连结。你的个人感觉可以指引你判断,什幺是对、什幺是错。

根据这个精神,你应该信任自我,而非怀疑它。你的欲望就像是内在神谕,告诉你什幺是对的、真实的。当你觉得内心和谐,你知道你做了对的事。

我们从自我战斗的旧传统,进入自我解放与自我表现的新世界。我们不再从外在客观的良善,寻找道德权威,而是在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原始自我之中找到。我们根据个人的内在感觉,判断对错。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事,因为我觉得内心很和谐。

这种「以我为先」的认知与文化转变,因为经济与科技变革而增强。所有的现代人都活在科技文化中。没有证据显示,科技会导致人们脱离真实世界,活在虚假的网路世界里。但资讯科技对道德生态产生了三种影响。

第一个影响是,人际沟通变得更快、更繁忙。我们更加难以听见来自内心深处温柔、安静的声音。人类需要时间,经过长时间的静止,才能让外在自我安静下来,听见内在自我的声音。这些静止与安静的时刻,已经愈来愈稀有,因为我们动不动就伸手找智慧型手机。

第二个影响是,社交媒体创造了一个充斥自我指涉资讯的环境。人们拥有更多工具与机会,建构一种为自己量身订做的文化与心理环境。现代的资讯科技使得家庭成员即使坐在同一个房间里,仍可以各自盯着手中的萤幕,看不同的节目、电影或玩游戏。

第三个影响是,社交媒体鼓吹一种播放式的个性。人类天生会寻求社会认同,同时害怕被孤立。社交网络科技使我们投身于极度竞争的注意力世界里,企图争取他人的注目,赢得最多的「讚」。人们有更多机会可自我推销,彷彿就像名人一样,管理自己的形象,用应用程式自拍各种照片,吸引众人的目光与喜爱。社交媒体创造了一种文化,使每个人俨然成为品牌经理,运用脸书、推特、简讯与Instagram,创造出一个伪装愉快、有点过于活跃的外在自我,这个自我先是在小型社群里出名,幸运的话,还能在社会上一夕爆红。人们多多少少会拿自己和别人的精彩生活做比较,然后,当然免不了会感到自惭形秽。

过去数十年来,我们按照以我为先的概念,以及我们心中的黄金形象,建立了现在的道德生态。这个道德生态导致自恋与自我膨胀的风潮开始盛行,鼓励我们聚焦于本性中亟欲征服世界的那一面,同时忽略了注重关怀的内在世界。

要重获平衡,培育值得讚颂的美德,我们可能需要回归并遵从,那些被我们不经意抛在脑后的东西:我的人生该以什幺为目标?我是谁,我的本性是什幺?我该如何形塑我的本性,使它一天比一天好?哪些是最值得培育的美德?哪些是最该防备的缺陷?我该如何教养孩子,使他们明白自己的本质,并教给他们一套实用观念,使他们知道如何在人格培育的漫漫长路上前进?

摘自《品格:履历表与追悼文的抉择》

数位编辑整理:吴令葳,邱千瑜
Photo:E. D'Ascoli Photographies, CC Licensed.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